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时政 >> 内容

美俄中导条约的退与进

时间:2019/2/7 9:05:15 点击:

  核心提示:原标题:美俄中导条约的退与进  天下论坛陶短房专栏当地时间2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将启动为期180天的正式退出《美俄中程弹道导弹条约》(INF)进程;2月4日,俄罗斯宣布,在美方退出的前提...

原标题:美俄中导条约的退与进

  天下论坛

陶短房专栏

当地时间2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将启动为期180天的正式退出《美俄中程弹道导弹条约》(INF)进程;2月4日,俄罗斯宣布,在美方退出的前提下俄“暂停履行”INF的条约义务。这意味着当年美苏乃至全球核军备竞赛控制的“标志性成果”—诞生于1987年的INF实际上已无疾而终。

事实上自2018年10月20日起,特朗普就在其以顽固著称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极力怂恿下,以“俄罗斯方面不履行INF义务”为由,一再声称将退出INF。今年1月16日,美负责军控与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汤普森宣布,“除非俄拿出其履行《中导条约》的证据”,否则美国将自2月2日起暂停履行INF义务,并在60天内退出。

INF规定,美俄两国禁止发展并全部销毁射程在500- 5500公里范围的一系列导弹,美方此次提出“退群”的口实,是指俄罗斯最新部署的9M 729(Novator,北约代号SSC-8)导弹系统射程超过500公里,违反了INF的规定,俄最初否认这一指控但未披露具体导弹参数,后来则含糊表示“细节可以谈判”,但特朗普和博尔顿一如既往地沿袭了“得便宜卖乖”的行事风格,在最新的讨价还价中将“9M729问题”抛诸脑后,最终导致“破局”。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方之所以如此,是不满INF“只是双边而不是多边条约”,无法将其他核/非核中程导弹国家包括在内,这种分析显然不合逻辑:且不说特朗普的行为逻辑一贯“反对多边条约”,废除INF对那些原本连INF都从未参与的国家究竟有无约束力,恐怕是个常识性问题。

正如更多分析家所指出的,美方之所以执意“退群”,最主要的考量,是不想继续为“保卫盟国”而“自我约束”。当初美国同意和苏联谈判达成INF,很大程度上是迫于西欧盟国的压力,因为如前所述,中程导弹可以从俄罗斯本土打到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首都,而美国“对等部署”在西欧领土上的“潘兴- II”和陆基巡航导弹则可覆盖苏联欧洲部分和东欧卫星国,但无论怎么打,中程导弹都绝不可能危及一洋之隔的美国本土,如此一来不论美苏是战是和,西欧各国都势必成为被殃及的池鱼。在多次宣称“北约欧洲国家应该自己保护自己”的特朗普看来,INF等于让美国为“照顾”欧洲盟友利益而自缚手脚,日前特朗普政府刚刚大肆渲染被许多人称作“新版星球大战计划”的全球性弹道导弹防御计划,俄方一再指责这一计划的重要构成部分—已在罗马尼亚等国、并计划在日本和波兰等国部署的M K - 41反导系统“能发射中程攻击性弹道导弹”,“违反了INF条约”,试图约束美方发展这种旨在削弱俄核威慑能力的反导系统,美索性退出INF,就可让俄方的企图完全落空。

事实上想借“退群”摆脱对本方核威慑能力约束的并非只有美国,最初喊退出INF更响的是俄方,200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宣布INF“不再符合俄罗斯利益”,但迟迟未敢宣布退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俄国力和国防能力相对下降,在美2002年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着手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的压力下徘徊于“磨矛”(打破INF限制发展中程导弹)和“修盾”(和美方对等发展反导系统)间举棋不定,2010年,在奥巴马“推动全球无核化”大背景下,美俄达成“逐步削减战略武器”的协议,双方似乎找到了一条“磨矛”、“修盾”外的“第三条道路”,但随着特朗普上台并刻意处处“反奥巴马化”,“第三条道路”变得“此路不通”,双方重新回到了“围着军控条约博弈”的状态。

战后大半个世纪的和平,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核武器能确保核大国彼此相互摧毁”的“恐怖平衡”基础上,而其中一方往往努力尝试打破这一平衡,实现本方的“单边优势”: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试图通过“磨矛”让本方的核攻击能力实现对对方的压倒性优势来打破平衡,而里根“星球大战”计划则釜底抽薪,试图通过“让对方的矛效能降低”来打破这种平衡,正是出于对“失衡”的恐惧,自勃列日涅夫时代末期开始苏联才陷入加速疯狂发展军备的误区,最终被真真假假的“星球大战”计划所拖垮。而苏联解体后美国虽放弃大而不当且已可“功成身退”的“星球大战”计划,却通过发展和升级各种反导系统继续推行“修盾”逻辑。不仅如此,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相继在诸如长程察打一体无人机等新型远程攻击系统上取得突破,从而实际上在“矛、盾”两方面对“恐怖平衡”构成夹攻之势。

正是出于对“失衡”的担心,俄才会在前些年率先扬言“退群”;也正是出于同样的担心,如今俄方才会一方面努力维持INF,另一方面反过来指责美方“犯规”,并表示“你不遵守我也没必要遵守”。“第三条道路”既然走不通,俄只能在“修盾”以对等钝化对方核威慑力和“磨矛”以相应提高本方核威慑力两条路中“二选一”,而占据地缘政治和科技制高点的美国,选择余地则相对大一些—正因如此美方才在2月2日称“只要俄方不再违约我们愿意"回群"”。这当然是个并无实际意义的姿态:俄方当然不会响应,因为一旦响应则等于默认自己已经先行“违约”,且这种先行“违约”才是导致美方“不得不退群”的症结所在。

但美方的做法也有一个很大破绽:以邻为壑。

如前所述,INF最大的得利方既非美国也非俄罗斯,而是正好在双方中导杀伤范围内的欧洲各国,美方这种明显不顾及盟国利益的单边行为,可能强化欧洲乃至其他类似处境盟国对美国保护伞的警惕和反感,令美方建立旨在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沿反导系统努力复杂化,甚至可能对北约等军事同盟的稳定构成威胁。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莱特就指出,美方退出INF可能在欧洲导致三种发展路径(欧洲盟国允许美国部署中程导弹;欧洲盟国不允许美国部署中程导弹;部分欧洲盟国允许、部分欧洲盟国不允许),不论出现哪一种发展路径,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地缘政治后果。

(作者系旅加学者)

作者:陶短房

Tags:条约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布吉岛资源网(www.bugd.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bugd.cn 站长QQ:2307870968 蜀ICP备18015636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