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娱乐 >> 内容

柏林电影节今夜颁奖,王小帅王景春王源能助华语片再擒金熊吗?

时间:2019-02-16 22:06:37 点击:

  核心提示:原标题:柏林电影节今夜颁奖,王小帅王景春王源能助华语片再擒金熊吗?【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已进入尾声,回望过去一...

原标题:柏林电影节今夜颁奖,王小帅王景春王源能助华语片再擒金熊吗?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已进入尾声,回望过去一周在柏林举办的开幕式及各项电影活动,很多媒体都用了“星光黯淡”来形容。最重要的开幕片《陌生人的善意》也被评价为“史上最无聊开幕片”,因为既没有能带流量的大导演和大明星,影片本身的质量也不佳,据说首场观影就有不少记者提前离席。

此外再加上后有奥斯卡不停出幺蛾子吸引了注意力,这次柏林的氛围可以说是一言难尽。

《陌生人的善意》剧组亮相柏林

尽管如此,本届柏林电影节还是很值得中国影迷关注。一方面是因为多部影片入围了不同单元,堪称是中国电影的“大年”;另一方面,围绕在这几部国产片旁边的光环与遗憾都让我们从不同角度看到了国内电影的创作现状。

从参与电影的数量看,今年华语电影人在柏林的确是大放光彩。原本参与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有两部,王小帅的《地久天长》、张艺谋的《一秒钟》。王全安的《恐龙蛋》制片地区是蒙古,但也因他本人而获得了更多国内媒体和影迷的关注。

非主竞赛单元同样精彩。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由中国和西班牙联合制片的《再见,南屏晚钟》入围全景单元

《少年的你》、《过春天》、《第一次的离别》都入围了新生代单元

后来的剧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有两部极受关注的华语影片退出了柏林国际电影节。

先是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在官网发布的展映排期表中消失,2月3日片方回应称因为后期制作的原因无法按时参加柏林电影节的展映

一周之后,《一秒钟》也因为“技术原因”退出了主竞赛,已经定好的展映场次全部换成了张艺谋的旧作《英雄》,这部电影曾经入围第5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虽然片方都统一了口径,但网友更愿意相信两部电影的退出都是因为不可说的审查原因。从媒体们向娄烨和王小帅的提问就可看出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毕竟这两部电影和《少年的你》、《一秒钟》一样,都以中国社会的某一面现实为创作基础。

娄烨作为“过审难专业户”,这次的新片能否顺利完成柏林之旅并上映是所有人关心的问题。对此他的回应也很直接:“电影应该是自由的。”娄烨还透露,这次过审就花了两年时间,过程很艰难。想来影片在奔赴柏林之前国内已定档4月4日公映,他的这番回答也算理直气壮。

王小帅先是回应了两部影片退出的消息:“很震惊很心疼,一个导演做一个电影不容易,很艰难。”继而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只能说中国长期工作是遵循所有手段去走,现在的变化也需要我们一点点去摸索,我们一切手段和程序都是正常的。”

导演娄烨

经过这一系列幺蛾子,《地久天长》成为了本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仅剩的华语电影,这让它更受瞩目,再加上主演之一的流量明星王源也现身柏林,话题度自然不减。

王小帅携新片《地久天长》亮相柏林

展映时间靠后的《地久天长》也算是压轴出场了。昨天在柏林首映之后,媒体均给出了不错的评价,发布会气氛非常热烈。外媒给出了这样的评语:“王小帅将所有个人和社会政治的线索,整合在一个通俗易懂的故事中。”

蜀黍也找来了知名媒体《好莱坞报道者》的文章,和大家一起先行感受《地久天长》究竟是怎样的电影↓↓

(注:以下原文首发于@搜狐电影,影吹斯汀获权转载)

-----------------------------

曾执导《十七岁的单车》的王小帅,在影片《地久天长》中剖析了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和特殊历史时期给人们带来的伤害。上世纪70年代,一对夫妇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儿子,而后他们又有了一个“替代品”,但是问题接踵而来。影片包含了大量的角色,人物关系复杂而紧密,反映了过去50年间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

这部电影没有任何社会学研究的痕迹,却反映了独生子女政策长期以来对中国的影响,也显示出中国人在社会进程中所表现出来的韧性。曾经,他们因为收听“靡靡之音”而获刑,遭遇过强制堕胎,但在灾难过后,他们依旧能够恢复对生活的信心。除了提出时间能治愈一切创伤之外,影片的最后几场戏还向人类精神深深鞠了一躬。

王小帅导演的作品曾两次角逐柏林电影节——2001年的《十七岁的单车》获得了评审团大奖;2008年,《左右》荣获最佳剧本奖。这部《地久天长》讲述的故事一定会被评审团关注。考虑到影片时长超过3小时,非常中国化,且拍摄手段相对平实,这部影片的商业前景不太乐观。

影片一开始就发生了悲剧。一个炎热的夏天,一群兴奋的男孩在一个偏僻的水库游泳。只有星星一个人在山上等着,不管他最好的朋友浩浩怎么求他,他都不肯下水,因为他不会游泳。但很快,他的父亲刘耀军和母亲王丽云尖叫着跑到岸边,把他毫无生气的小身体抱在怀里。

很明显,小男孩溺水身亡了,但令人惊奇的是,在下一幕中,15岁的刘星和父母生活在了南方沿海的一个小镇上。一家人住在一个简陋的棚屋里,父亲在那里做修理工作。刘星已经成长为一个叛逆的少年,逃学,不听话。直到有一天他离家出走时,我们才知道他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

影片巧妙地运用了倒叙手法,从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每段时间都带出了一些人物的前史。当时,曾经当过老师的刘耀军和她妻子在一个北方城市的老工厂工作,环境压抑,一家人住在工厂的宿舍里。他们的朋友包括浩浩的父母都在,那时,星星还活着。

接着,关键的事情发生了,王丽云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工厂的主管先是斥责了这对夫妇,然后救护车来了,马上送她去医院。丈夫无力阻止自己的妻子被迫堕胎,离开医院时,王丽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怀孕了,几乎死了过去。令他们懊恼的是,他们被评为工厂的年度先进工作者,因为他们树立了独生子女家庭的榜样。

影片又讲到了刘耀军曾经的助教茉莉,这个漂亮、成熟的女孩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即将出国。但她一时心血来潮,决定在出国前勾引她的老师,这段时间足够让她怀孕了。残忍的是,她让可怜的刘耀军自己决定是堕胎还是把孩子交给他和妻子王丽云抚养。显然,这个孩子就是刘星,他和失去儿子的父母住在一起,成了他们失去的星星后一个不为人知的替身。影片到目前为止,尚不清楚王丽云对这个孩子的身世了解多少。

这是一个跨度很长的故事,前半部分对角色的描述是最引人入胜的。随着影片进入中国市场经济和经济繁荣时期,结尾失去了一些魅力。一些角色变得富有,社会地位逐渐上升;有些人虚度光阴,无法把握未来,无法修复过去的创伤。这些幸存者在葬礼上重聚,彼此透露了心底的秘密,影片以出人意料的乐观基调结束。

剪辑师利-查泰米提古帮助王小帅巧妙地将所有个人和社会政治的线索整合在一个通俗易懂的故事中。与其他电影不同,特殊历史时期的场景相对克制,《地久天长》更关注于个人付出的高昂代价以及对他们余生的影响。主演王景春和其他演员们避开了悲剧性的剧情,回避了辛酸。比如,星星的死是用极端的长镜头拍摄的,留给我们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声音。

饰演父亲的王景春坚如磐石,这使得他的情感爆发更加令人震惊。他的悲伤使他成为一个嗜酒如命的男人,但他在道德上保持正直,保护着更加脆弱的妻子。咏梅饰演的母亲是一个少言寡语的女人,深受创伤却依然善解人意,但像她的丈夫一样,坚强得足以接受生活的一切“馈赠”。

-----------------------------

从豆瓣短评中,也可看到目前中国观众的直接反馈↓↓

不少评论已经将《地久天长》与张艺谋的《活着》进行了类比,并且对王小帅能获得本届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影片信心满满。

从评价来看,《地久天长》的题材选择在目前的电影创作环境中可谓是大胆,计划生育、强制堕胎等如今依然是敏感问题。但我们也需要有的准备是,王小帅导演既然表示已经走完了“正常流程”,那么对于这些现实问题的挖掘必然是不会触及根本,以带来震撼的深刻性。关于这一点,外媒也婉转地表达了:特殊历史时期的场景相对克制。

不过,作为一部以中国刚过去不久的历史为题材,且以家庭为视角的电影,“感人”这一要素还是十拿九稳的,至少能戳中上一辈的痛点。

至于夺奖几率,不妨先来看看历年被柏林青睐的华语片都是怎样的风格。

在1987年,由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获得最佳影片金熊奖大奖,这也是中国第一部获得该大奖的影片,意义非凡。

1993年是谢飞导演的《香魂女》获得金熊奖。这部电影讲述了身为童养媳的香二嫂,为了让智障儿子娶上媳妇,不惜破坏一个少女的幸福的故事。这样的农村现实题材同样非常辛辣。

2007年,王全安导演的《图雅的婚事》成为第三部擒得金熊的华语电影。这部以内蒙古草原为背景,讲述平凡人身上不凡品质的影片粗粝且动人。

最近获得金熊奖的电影是2014年刁亦男的犯罪悬疑电影《白日焰火》,主演廖凡也成为柏林“影帝”。这部电影在国内上映后还取得了1.02亿票房,在当时创下了欧洲三大电影节获奖华语影片最高票房纪录。

这么一看,挖掘底层社会生活状态,带有民族性,对人性和时代有所刻画和反思的现实题材电影,的确是柏林的心头好。

然而要以这个标准来看,王全安的《恐龙蛋》也会成为强有力的竞争者。《恐龙蛋》虽然是蒙古语电影,但同样表现了西方社会鲜少了解到的东方风貌,谋杀、35岁女子与18岁警察发生关系几个简单的叙述听起来已很有故事性。已经在柏林看过片的影评人也给了“很有大奖相”的评价↓↓

看来《地久天长》的夺奖之路不好走。

另外蜀黍在看媒体对于《恐龙蛋》的评价时,对一个词印象颇深:东方主义的投机感。

《地久天长》、《恐龙蛋》这些以社会暗面为主题的电影,究竟是为了投电影节所好,还是来自导演的表达欲?恐怕只有创作者自己知晓了。

对于王小帅导演和他的作品《地久天长》,蜀黍还有一个非常好奇的点。《地久天长》在柏林展映的版本有3个小时的长度,算是超长型电影了。而他身为《大象席地而坐》的制片人,却一直坚持让导演胡波缩减电影在国内上映版本的时长(“大象”全片接近4小时)。

那么王小帅导演自己的《地久天长》国内上映版会不会有所删减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布吉岛资源网(www.bugd.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bugd.cn 站长QQ:2307870968 蜀ICP备18015636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