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金融财经 >> 内容

杜绝社交、运营另起炉灶……哈啰顺风车上线在即但安全问责仍存争议

时间:2019-01-18 20:12:12 点击:

  核心提示:每经记者 刘洋 实习编辑 王丽娜  在从二轮向四轮拓展的道路上,哈啰又有新动作。  1月17日,哈啰出行宣布,其顺风车车主招募上线20天,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车主占5成以上(57%...

每经记者 刘洋 实习编辑 王丽娜

  在从“二轮”向“四轮”拓展的道路上,哈啰又有新动作。

  1月17日,哈啰出行宣布,其顺风车车主招募上线20天,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车主占5成以上(57%)。

  继正式入局网约车之后,哈啰出行似乎将枪口对准了顺风车。

  2018年,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之后,滴滴旋即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携程、高德等彼时的新入局者也悄然关停相关服务。一段时间内,顺风车产品性质遭受质疑,被烙上原罪印记。对此,知名评论人曹林曾表示,并不是有了顺风车平台,才有了拼车,此前民间便有各种形式的拼车组合,只不过平台把它更加规范化了。

  头部玩家淡出之后,留出的大片市场空白,也引得一众玩家出手,不过,其所遗留的顺风车安全、合规性等难题,依旧有待哈啰等一众新玩家解锁。

  顺风车运营平台另起炉灶

  ofo深陷“押金门”,摩拜告别胡玮炜时代……潮起潮落的共享单车领域,如今似乎只剩下哈啰一枝独秀。

  从单车这一单一品类出发,哈啰陆续开辟“打车”“助力车”等产品线。眼下,其开始剑指顺风车。

  近日,哈啰出行宣布,其顺风车业务将于1月下旬在上海、杭州、广州、东莞、合肥、成都等6座城市,先行开通运营。其后,哈啰出行开启顺风车车主招募,后者数量在昨日突破一百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据哈啰出行App内置的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简称“协议”)显示,该平台由成都哈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哈拜”)运营,而非哈啰出行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钧正”)。

  天眼查显示,成都哈拜由郑州哈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哈拜”)持股99.99%,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占股仅为0.01%。其中,成都哈拜由查淞城100%控股。公开信息显示,查淞城为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


郑州哈拜股比为99.99%,实控人为查淞城

图片来源:天眼查

  协议免责但安全问责仍存争议

  哈啰何以积极布局顺风车?

  “一方面是为了累积用户基数,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为未来进军网约专车、快车做准备的可能性。”易观汽车与交通出行分析师孙乃悦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此同时,对移动出行平台而言,顺风车属于轻模式,盈利模式也比较清晰。以滴滴为例,根据财新此前的报道,顺风车业务中,滴滴几乎没有车辆运营成本,抽成却高达28%,虽单量小于专车和快车业务,却是滴滴最早实现盈利的业务。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则对记者表示,顺风车事件发生后,滴滴、高德等均暂停顺风车业务,目前,顺风车进入发展缓慢期,此时进入,有助于其业务的发展。但因为同样的缘故,用户接受度也成为一大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协议显示,在顺风车运营过程中所收取、支付的一切费用均将由哈拜科技的关联企业——上海钧正和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代收代付”,但“顺风车运营过程中所产生的全部责任将由成都哈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承担”。

  这是否意味着,倘若在哈啰顺风车平台上发生种种纠纷、甚至是安全事故,其责任便只限于成都哈拜,而与哈啰出行运营主体——上海钧正无关?

  对此,有法律业内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认为,上海钧正只是费用的代收代付主体,并不是运营主体,所以全部责任由成都哈拜来承担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一个协议安排,是否会因此降低了成都哈拜的责任承担能力。从完善商业模式的角度,上海钧正作为成都哈拜的关联企业,是否需要对平台的安全事故责任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这是用户协议的权利义务公平性问题。

  不过,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互联网法律业务部副主任王维维对记者表示,“顺风车作为哈啰出行正在推行的一项重要业务,一旦其发生安全事故,哈啰出行难辞其咎。”

  他进一步指出,协议条款中的约定,只能决定上海钧正和成都哈拜之间的责任划分,即当安全事故发生,产生的全部责任最终由成都哈拜来承担。但在这一过程中,作为哈啰出行的整体运营方,受害者要求上海钧正承担责任无可厚非,上海钧正承担责任后可以再向成都哈拜要求承担责任。

  对于上述业内人士的观点,王维维则认为,这个约定不对抗法律,一旦产生纠纷,消费者还是可以把上海均正作为共同被告,所以这个约定不能完全免除责任。

  如何确保回归共享本质?

  “网约车新政”出台后,网约车被明确划分为出租车的一种类型,属于运营车辆;而顺风车则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还规定执行。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商业合规部主任姜先良曾指出,公益、共享、非运营是顺风车的原则,也是其与网约车的不同之处。网约车具有盈利性质,而顺风车本身则不具盈利性质,因此拥有本质区别。

  也因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顺风车恶性事件之后,以拼车起家的嘀嗒出行等玩家,其顺风车业务似乎并未受到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嘀嗒出行的另一重身份,正是哈啰的“好伙伴”。在哈啰出行的“打车”业务中,其“经济型”服务主要接入“嘀嗒出租车”,而“舒适性”服务主要接入“首汽约车”。

  而此次哈啰开启招募顺风车主之后,其顺风车业务,会否与嘀嗒的顺风车业务产生竞争关系?

  “短期内不会正面竞争,哈啰顺风车司机还在启动期规模不大,与其他平台合作保证平台足够多的供应资源。”孙乃悦认为。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也注意到,根据协议4.3所述——

  为更好的向顺风车平台用户提供服务,在一方需求与另一方供给不能匹配时,顺风车平台可能将该共享信息传输至合作的第三方网络服务平台,并按照本顺风车平台的规则完成发起方的信息撮合,在此过程中可能存在部分必要信息在不同平台中的共享与使用,哈啰出行顺风车平台将监督合作平台以不低于哈啰出行平台信息安全和用户信息保护制度的标准,使用和维护从哈啰出行顺风车平台获取的数据。

  这是否意味着哈啰顺风车,是否会借用包括嘀嗒出行在内的顺风车资源,毕竟嘀嗒在顺风车市场曾稳坐第二把交椅?

  对此,哈啰出行官方回应称,“哈啰出行希望后续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类似一健叫车。但目前该功能暂时没有实现,该条款会更新。”

  而关于确保顺风车合规性及安全,哈啰出行则回应记者称,司乘安全是第一位的。在安全保障方面,哈啰做了一系列规范和专业技术设定,如从产品定位上杜绝顺风车业务的相关社交功能、针对司机审核建立一整审核标准、设立7*24小时安全应急专线、技术化的安全预警等。

  与此同时,过往部分出行平台在网约车、合乘车相关政策之间腾挪套利,也让外界对顺风车能否确保其公益、共享属性产生疑虑。在哈啰的协议中,亦仅规定车主对车辆拥有使用权,而非最严格意义上的“产权”。

  对此,姜先良表示,既然要求车主对驾驶车辆享有使用权即可,那就意味着车主对驾驶车辆可以通过租赁方式获得,但并不意味着车主可以合法地钻空子,借共享、公益之名、行盈利之实,因为如果这样,车主就失去了车辆的合法使用权,平台应当通过强行的退出机制解决。平台应当对此有审查权,这也是对司机的调查权和合规要求。

  对此,哈啰方面则表示,顺风车本身是共享出行的典型业态,其初衷就是便利有车一族及用户出行,让有车一族捎带顺路乘客,分摊油钱和过路费。哈啰也希望通过顺风车的试运营,以安全、便利为核心,让顺风车回归这种出行模式的本质,并立足“大出行”定位,满足用户短、中、长途的出行需求。而关于顺风车车主的接单次数,哈啰顺风车平台会按照全国各地顺风车相关管理办法限制车主接单次数。

  在未上线之前,哈啰顺风车已引来业内普遍关注,不过其在安全及合规性方面真实表现如何,则有待1月下旬其上线之时。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布吉岛资源网(www.bugd.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bugd.cn 站长QQ:2307870968 蜀ICP备18015636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5